空間的隔離≠人心之間的隔離|關注疫情中的“脆弱人群”
  發布時間:2020-02-15 18:31   來源:城市怎么辦

前言

針對人的群體行為建立起的規則總是會面臨效率、公平和正義等價值的挑戰,疫情期間的特殊行動規定同樣如此。在參與基層一線疫情防控工作中,我們關注到了疫情中的“脆弱人群”,他們面臨著很大的生活困難或心理壓力,他們是疫情沖擊下涌現的特殊困難群體,雖然這種困難狀態可能只是“臨時”的,但不能因為“空間的隔離”造成“人心之間的隔離”。

01

疫情中的老年人

2月4日,國家衛健委專家組成員蔣榮猛在接受央視采訪時指出,老年人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高危(感染)人群,且呈現“發病后重癥多”的特點。數據顯示,武漢確診死亡病例大部分為老年人,平均年齡68歲。在突發的疫情面前,原本基礎病較多、信息的滯后、社區護理的實際困難、脆弱的心理,想防護卻沒能力的他們更顯得“脆弱”。在參與基層一線疫情防控工作中,我們發現年輕人有戴著電動送風的口罩、有戴著各式各樣國外品牌的N95口罩,但是有不少老年人詢問志愿者,社區是否還有口罩可以領?我們告訴他們,支付寶上的口罩預約(杭州)每晚19:30可以預約5個口罩/次,老年人有的當即掏出手機,請志愿者教一教預約的方法,也有老年人說自己還沒有支付寶賬號,平時只會用微信支付,話語里更多的是無奈。

社區的工作人員表示,對子女不在家的老人和孤寡老人而言,社區是最主要的協助力量。但在疫情之下,社區除了人手不足、一人身兼多職、工作瑣碎、居民不配合等常見困境外,還要負責排查發熱病人、隔離疑似病人、幫他們緊急派車、每日買菜……這樣的背景下,老人很難得到面面俱到的照顧。在志愿服務過程中,有一位老年人想出小區買菜,但是沒有支付寶,無法取得浙江省已在全省推廣使用的“健康碼”,社區采用了變通的方式,以原紙質出入證作為老人進出的憑證。

1月28日,國家衛健委發布《關于做好老年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肺炎機制發〔2020〕11 號),要求做好居家、社區、入住 老年人的疫情防控工作,值得一提是這份通知的附件一是《給老年朋友的一封信》,以“信”的方式,平實的語言告訴老年朋友們“面對疫情,老年人既不能不在乎,也不要過度恐慌,要科學防控,做好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對疫情中的老年人的關注,需要從心出發,“不漏一戶,不落一人”,關心關注他們的生活情況,了解他們生活所需,幫助解決實際困難,才能使他們切切實實感受到人心的溫暖。

02

疫區人、外地返城的租客

針對人的群體行為建立起的規則總是會面臨效率、公平和正義等價值的挑戰,疫情期間的特殊行動規定同樣如此。志愿者在參與基層一線疫情防控工作中,多次遇到小區住戶希望社區嚴格執行外地租客返杭隔離14天的規定,不管是不是疫區的人群,對于外地剛剛返杭的租客,部分業主們有一定的抵觸情緒。一些地方在“疫區人”或到過疫區的人家門口貼上醒目的提示牌。在非常時期,這些措施情有可原,但是,其副作用需要關注并采取跟進的對策,畢竟我們防的是病毒,不是疫區人,不能因為地域的原因而“標簽化”部分人群。

社區開展租客返城信息登記工作

特殊時期,每個人作為個體需要明確自己的責任和義務,保護好自己的同時保護好他人,同時也要能夠包容和理解差異化的意見和對象。對于特殊的壓力人群,社區要給予跟蹤性的關照和問候,這是心理建設的重要組成內容。如何處理好社群整體訴求和個體訴求之間的關系與矛盾,需要充分的智慧和合理的應對。通過媒體、網絡、社區等途徑推進健康和心理建設可以對此起到積極的磨合作用。

03

小微企業主、有失業風險的勞動者群體

這次疫情波及面廣,持續時間長,受影響的人口眾多,除了我們在參與基層一線疫情防控工作中遇到的“脆弱人群”之外,小微企業主(主要是交通運輸、餐飲、住宿、旅游行業)、有失業風險的勞動者群體等等都是疫情沖擊下涌現的“臨時困難群體”,也具有明顯的“脆弱性”。疫情發生后不久,西貝董事長賈國龍說:“我們有 400 多家線下門店,但是基本上都停業了,只保留了 100 多家外賣業務,而 100 多家外賣業務只能達到正常營收的 5% 至 10%,而我們一個月支出就在 1.5 億左右,倘若疫情在短時間內得不到有效控制,西貝賬上的現金撐不過三個月。”賈國龍的話很快刷屏,引起各方關注,主要是這件事給公眾帶來的強大心理震蕩:如果年收入超百億的西貝集團都轟然倒下了,其他的中小企業還有活路嗎?

小區外的“無接觸配送”服務

政府已在大力創造外部條件,如浙江省已發布《關于進一步支持我省外貿企業渡過難關的若干意見》、《關于支持企業復工復產服務企業穩經濟穩發展的意見》等,盡力扶持遭遇困難的中小企業經營者及勞動者,制定有效的社會政策,淡化群體分化、化解可能的群際矛盾,進一步促進社會和諧與社會發展,提高人民群眾的獲得感與幸福感;另一方面企業也要想辦法“救自己”。這次的疫情讓企業意識到,單純依靠線下獲客的方式風險極大。特殊時期,可以通過轉變生產方式、銷售方式來自救與發展,推動疫情期間涌現出的“無接觸配送”、“宅經濟”、“云辦公”等新業態新模式發展,從線上獲得新用戶增量、激活原有用戶存量,希冀渡過難關。


  作者:趙曉旭  編輯:汪浩
万讯自控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