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與晚清東北大疫
  發布時間:2020-02-13 18:19   來源:城市怎么辦

旱獺也叫土撥鼠,是一種生活在高寒山區的動物,土撥鼠主要分布于北美大草原至加拿大以及俄羅斯,中亞和東歐草原。在我國主要分布于黑龍江、新疆、內蒙古等地。土撥鼠外形憨態可掬,沒人會將其與恐怖的“黑死病”聯系起來。然而,清末東北大鼠疫,正是來源于這種可愛的嚙齒類動物。

清末東北鼠疫病原體寄宿于旱獺體內

鼠疫來了

20世紀初年,時人發明了一種工藝,只要對旱獺的皮毛進行適當加工, 其成色堪與貂皮媲美。這一工藝的運用使旱獺的毛皮在世界市場上十分熱銷,旱獺皮的價值在短短三年內猛漲了6倍之多,供不應求。

在巨大的經濟利益驅使下,大量勞工北上闖關東,很多人在毫無狩獵經驗的情況下便匆匆加入到了獵獺隊伍中。“俄人見滿洲里旱獺之多也,私募華工四處捕取煉制以充貂皮, 利甚厚。”鼠疫是種在旱獺間傳播的疾病,旱獺一旦染上鼠疫就會失明、失聲、行動遲緩, 并被健康的同類逐出巢穴。有經驗的獵人絕不會輕易去捕獲染病獵物,但是在高額利潤的刺激下,某些獵人連染病的旱獺也不放過。清末東北大鼠疫,正是在這一背景下爆發。

鼠疫最先在旱獺獵人中爆發:“滿洲鼠疫確源于捕旱獺者,該患者于潛伏期間必與達烏利亞華工棚內之人相接觸,故九月中旬忽有七人之暴死。俄人知該病之可恐,遂將該棚內華工一律逐出。”沙俄醫生考究:“旱獺時多病疫,工人不知擇別,取皮食肉,以致吸受毒菌,輾轉傳播。揆厥情形,其說殆為可信,此疫患其所由起也。”1910年10月25日,滿洲里首發鼠疫, 次月即傳至哈爾濱。之后疫情發展便“如水瀉地,似火燎原”。

中俄邊境的俄國大烏拉火車站外病死的旱獺獵人

清末的東北,是中國最早發展工業的地區,鐵路網也最為發達。因此,鼠疫呈現出明顯的由北向南的傳播態勢,流行方向大多是沿著鐵路交通線散步:“凡延近鐵路區城,逐漸波及”、“距車站鐵軌近,疫盛時疫斃最多”。

短短幾個月,疫情在東北地區肆虐,造成了大量人口死亡、物價飛漲、謠言四起、人心惶惶。以哈爾濱為例,疫情前有人口7萬人,4月里共有5600人死于鼠疫。

國士無雙

面對瘋狂蔓延的疫情,清廷啟用了一位華僑,也正是這位華僑,終止了鼠疫的傳播,并推進了近代中國衛生制度的全面升級。此人就是劍橋大學醫學博士,馬來西亞華人:伍連德。

伍連德博士

伍連德,祖籍中國廣東臺山,出生于英屬海峽殖民地馬來西亞檳榔嶼,先后在英國利物浦熱帶病學院、德國哈勒大學衛生學院及法國巴斯德研究所學習,1903年成為首位通過劍橋大學醫學博士學位考試的華人。

疫情發生時,伍連德在天津任陸軍軍醫學堂幫辦(副校長)一職。面對嚴峻的形勢,清廷擔心日俄兩國會以此為機向東北派遣軍隊和醫生,以控疫之名行殖民之實。外務部當即委派伍連德赴東北調查疫情。

臨危受命的伍連德被賦予“東三省防疫總醫官”頭銜,他首先趕赴哈爾濱,投身于尋找病原體的工作中。時人解剖了當地幾百只老鼠,并沒有發現鼠疫桿菌。伍連德通過對遺體進行解剖,發現了鼠疫桿菌,證實了此傳染病正是鼠疫。結合具體情況,他認為該病是通過飛沫傳播,是一種前人沒有記載的疾病——肺鼠疫。

然而當時的西方學者并不贊同一位華人學者的觀點。

西方醫學界這么多年的研究共識,一直認為鼠疫是通過跳蚤傳播的,這次東北鼠疫也定符合以往的規律,不會通過空氣傳播。

法國人梅尼教授是清廷特聘的外籍專家,梅尼并不贊同伍連德的觀點,認為他“離經叛道、不敬師長”,向東三省總督提出撤換伍連德,并由他來統管防疫事務。看到自己特聘的外籍專家沒有絲毫協助工作的意思,在沒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要趕走伍連德,試圖控制東三省防疫大權,這讓人不得不懷疑他的動機。

不日,清廷宣布了對梅尼職務的撤銷令。高傲的梅尼,堅持認為這次鼠疫一定是腺鼠疫,因為幾百年來都是如此,絕非什么肺鼠疫。停職當天,梅尼突然前往中東鐵路醫院要求診察該院收治的鼠疫病患,他只穿戴了白色工作服、帽子和一雙橡皮手套便直接對四名患者進行了診察。

過度的自信讓他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梅尼不久便突然出現低熱、頭痛、寒戰的情況,梅尼的體溫達到38.3攝氏度,并在痰液中檢測出鼠疫桿菌。不到3天,梅尼去世,死于鼠疫,面呈黑紫色。

鼠疫專家梅尼的死,猶如消防局著火、警察局遭竊,震驚了整個世界醫學界。沒有人再懷疑伍連德的判斷了,他的一切請求都被迅速批準,被授予了極高的權利,甚至獲得了外國的支持。整個東北的防疫隔離工作,從這一天正式開始。


黑死病元兇:鼠疫桿菌

對抗鼠疫

伍連德對疫情的正確判斷為他的工作開展提供了依據。既然已經推定傳播方式,其余工作僅需圍繞“切斷傳播途徑”這一防疫的不二法門展開即可。伍連德在東北推行了設置隔離區、保護易感人、消滅污染源等措施。疫情得以迅速控制。

設置隔離區:為防止疫情傳播,東北鐵路基本停運,在山海關設卡控制過年返鄉人員進關,將整個東北與內地“隔離”。在災區內部,以傅家甸為例,伍連德將此地分為4個區,動用千余名士兵進行管制。每個區配醫生、警察和雜役等。醫生帶領工作人員挨家挨戶檢查,一旦發現有人感染鼠疫,立即送到醫院,并對家屬進行隔離,每天上報病亡人數。居民外出要戴證章,跨區流動必須得到批準。防疫局下設檢疫所、消毒所、診病院。檢疫所檢查進入傅家甸者是否患病,消毒所為防疫工作人員提供消毒服務。伍連德按照病人的病情,把診病院分為疑似病院、輕病院、疫癥院幾種,可為不同疾病和程度的病人提供治療,送患者家屬或疑似者進隔離營,在營里連續7天體溫正常就可解除隔離,避免相互感染。傅家甸的隔離措施成為典范,東北各地紛紛建立起相似的隔離體系。

當時條件有限,臨時用火車車廂對病人進行隔離

保護易感人:雖然當時防護措施簡陋有限,但伍連德針對肺鼠疫通過空氣飛沫傳播的特點,改進了口罩,并在防疫過程中大規模推廣,用最簡單、最經濟的方法切斷了空氣飛沫這一傳 播途徑。在疫區廣泛使用硫磺、石炭酸、生石灰等進行消毒,有針對性地進行衛生清掃活動,推廣了良好的衛生習慣。

消滅污染源:因天寒地凍、棺木緊缺,前期大量死去的尸體無法得到及時處理,露天堆砌,成了一處污染源。伍連德不顧舊俗上書清廷,要求迅速火化遺體,得到清政府準許。大年初一,2200多具棺木和遺體被火化,其他地區也紛紛效仿,這是中國防疫史上具有革新觀念的事件。在這些措施的作用下,僅僅三個月,各地紛紛宣告已無鼠疫患者,死亡六萬多人的東北大鼠疫終告結束。

鼠疫時期無人處理的棺木

大災之后

這次疫情采取的有效措施獲得了全球醫學界的矚目,疫情剛剛結束,借此機遇,中國倡議并在奉天(沈陽)主辦了萬國鼠疫研究會,其間共形成決議45項,確定了許多國際通行的防疫準則,為此后的國際防疫合作奠定了基礎;同時,這次國際會議也大大推動了中國近代公共防疫事業的發展。奉天萬國鼠疫研究會是由清政府主辦的中國近代史上第一次國際學術會議。

萬國鼠疫研究會紀念銀幣

此次鼠疫后,東北成立防治霍亂委員會,伍連德出任主任。1912年和1919年,哈爾濱兩度爆發霍亂,伍連德積極開展防疫宣傳,要求民眾建立良好的衛生習慣,積極醫治病人,最終霍亂得以控制,伍連德精湛的醫療技術以及他所建立的的防疫體系在這兩次的霍亂防治中起到了關鍵作用。1921 年1月,哈爾濱再次出現鼠疫,伍連德依靠自己辛苦建立的防疫體系,多方籌措經費,動員公務人員,采取隔離等有效措施,對于東北地區的鼠疫進行了有效的遏制。1926年,霍亂在亞洲大肆流行,東北在伍連德的領導下幸免于難,只有很少的疫死病例。

此外,伍連德還推廣了鋪設自來水管、分餐制、及時輸液等預防和急救消化道傳染病的措施。他設立醫院、防疫所等醫學機構,為東北防疫事業作出重要貢獻,更為中國近代醫學衛生事業奠定了基礎。

【參考資料】

1,張春艷:1910—1911東北鼠疫災害及應對措施,蘭臺世界,2014年10月

2,王道瑞:清末東北地區爆發鼠疫史料,歷史檔案,2005年5月

3,焦潤明:1910—1911年的東北大鼠疫及朝野應對措施,近代史研究,2006年5月

4,周春雷:論“防疫先驅”伍連德對東北鼠疫的控制踐行,蘭臺世界,2014年5月

5,李元:回顧伍連德及其對中國防疫事業的貢獻,生物學教學,2019年第10期

6,李志平:諾貝爾獎(1935)候選人伍連德及其學說,醫學與哲學,2010年10月


  作者:王俊  編輯:汪浩
万讯自控股票